正义的使者,路过的怪物。冷笑话爱好者,不太努力的努力家。性感原创,在线发送(不是)

(原创小说)日后谈

写在前面的话:1,演技在线说干就干很多时候活在别人视角的道系女主和厌世主义不作不死活在背景板的男主,谈不谈恋爱是佛系的事,剧情线比较道系

2,超绝慢热,有点日系腔调,第一次尝试原创长篇,反正不要钱求你看看吧

3,废话巨多,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首发晋江

4,怕笔力太差写不明白干脆挑明,这是第三周目的世界,很多人搞事,女主负责默默无闻搞大事

5,女主会变成男性,原因后面会解释,里面有部分人物有非异性恋倾向,介意者慎

6,很狗血的,真的



卷一 原野

第一章  野兽与蔷薇

楔子

死亡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呢?

精神不断地缩小。

极致的寒冷后是如潮水般涌来的温暖。

你被黑暗温柔地包裹,远离了一切的情绪。

孤独。静寂。空白。

可以放弃一切思考,仿佛回到了母亲的子宫。

我死过三次。

我理应腐烂,堕落,毁灭。

可是我却再一次睁开了眼。

1

野兽在窥伺着你。

 

晴海毫无知觉睡过了整节历史课。

醒来的时候,夏天独有的热风和蝉鸣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她一脸茫然看着周围脸熟或者不脸熟的同学收拾东西离开,然后一只手伸到她眼前的桌子,敲了敲。

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洁白如玉,手指纤纤。像是千年不化的冰雪精雕细琢的手。

“同学,可以让我出去吗?”

晴海反应过来她堵住别人的位置了,连声抱歉,那个女孩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晴海怕给人添麻烦,忙不迭起身让位,下意识瞄了一眼女孩怀里的书,花花绿绿的封面上印着几个花俏字体——《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娇妻你往哪里跑》。振聋发聩的书名给夏困的晴海打了一剂强心针,晴海瞬间精神了。

“……”晴海初中毕业后就没见过有女生光明正大看这种书了,还以为这种某种程度上不讲道理毫无逻辑性的爱情小说已经不流行了。

不管怎样说这也是别人的爱好,回到宿舍后晴海随便和舍友何皎皎提了一下,何皎皎却突然拿出手机打开某个小说收藏列表,幽幽地对晴海说,“你说什么不流行?”

晴海看着何皎皎小说收藏里清一色霸道总栽系列,吞了一口口水,“抱歉,我孤陋寡闻了。”

何皎皎傲娇地哼一声,继续涂她的脚指甲油了。

另一个舍友陈阿盐回来了,拎着打包的快餐,汗水湿透了她衣服的衣襟,“来来来,外卖来咯。”

“艳艳我爱你,么么哒。”何皎皎娇俏地比了个兰花指,差点没吓到陈阿盐。

“滚滚滚,什么时候学的娘炮姿势,下一次就是你去拿了,这天气真是热死人了。”

“什么娘炮啊,人家本来就是娇弱的女孩子嘛。”

“我看你就是戏精学院优秀毕业生。”晴海笑着接过她点的猪排饭,对着戏一来就忍不住骚的何皎皎骂道。

“我看你是嫉妒我的花容月貌。”

“不敢,不敢,良渚今天不回宿舍吗?”

“回,不过她约了男朋友在外吃饭。”

晴海的宿舍一共有四个人,她和陈阿盐都是管理系的,何皎皎是中文系,良渚是经济系,天南海北几个姑娘凑在一起,每天都有鸡皮蒜毛的事情聊。陈阿盐和她不是一个班,高高瘦瘦的,理着短发,面容素净,自带气场两米八,热心助人,是宿舍的大姐姐。何皎皎娇小玲珑,声线甜美,在外端庄如玉,在宿舍放飞自我。良渚温柔尔雅,令人如沐春风,是她班里的班长,人缘好,聪慧体贴,有个大五年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家里很近所以有时候会直接回家。

“晴海啊,那你有看到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吗?”何皎皎吃足喝饱后问晴海。

“不知道啊,你要人家名字干什么?”

“死鬼,当然找同好啦,人家寂寞空闺,要同好啦。”何皎皎冲她抛了个媚眼。

“没看到她的课本,光顾着看她那本书的书名了。”晴海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手很漂亮。”

“噫,晴海你是恋手癖吗?”

“当然不是。”晴海没生气,她努力回想女孩的样貌,却发觉女孩样貌似乎很熟悉,又确定她从来不认识她,和漂亮的手相比是平庸且平静的容貌,像没有风波的大海,“我好像想不起来她的样子了。”

“不管那个,晴海,”陈阿盐打断她们的对话,“你这几天没有再发烧了吧。”

“没有了,不用担心。”晴海前段时间突然高烧不退,吓得几个舍友立刻送她去医院,连辅导员都惊动了,幸好打了两天吊针烧退了,回来后还有点低烧,但是这两天没有了。

“我还担心你是不是患上都市传说的病了。”

“又是都市传说啊。”

陈阿盐什么都好,就是沉迷都市传说,周末有时候还会专门跑过去传闻地求证,被何皎皎吐槽“迟早不作不死”。

“嗯,最近两个月有个新的都市传说出现了,发烧一个星期不退的人,后面烧退了,肺部里却长出了红色的花,没过几天像被花吸干了生命迅速死了。”

“超可怕不是吗!”胆小的何皎皎呸了一口,“艳艳你是在诅咒晴海吗?”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到了而已。”

“还好啦,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对了我约了一个朋友,要走了。”

“好哒,晴海你不是说要找兼职吗,我一个表哥在一个补习社工作,招兼职老师,你回来我给你联系方式。”

“谢了,补习社叫什么?”

“广生。”

 

晴海坐在了咖啡厅里,百无聊赖地看手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进来了,她抬头,看见是一群衣着鲜艳的cosplay爱好者。

那群色彩鲜艳的人说着笑地擦肩而过,像洪流中一滴水无声无息地流出,一个戴着粉色短假发,面容秀丽的少年就坐在了晴海对面,冲她微微一笑,竟一时让她感觉宛若百花齐放般的惊艳感。

“你好,”少年嗓音清澈,眼神温暖,烟灰色的美瞳有着铁一般的光泽,“我是你的引路人,你可以叫我归一。”

“你好,我是晴海。”晴海直起了腰,远远没有对面少年的放松感。

事实上晴海很惊奇,她也在网上见过很多出名的美少年,都没有眼前这位的鲜艳夺目的美。她想到了活色生香。不是精致或者俊美,而是让人感受到鲜活的明丽感受,会让人想起第一次感受到活着这件事时的感受。

真是个奇异的美少年。晴海心想。

“你是五天前开始感觉自己不一样了吗?”归一问她,不知道归一做了什么,现在他们所处的空间仿佛独立了开来,侍应生直接无视了他们径直走向另一桌。

“对。”

“能力是什么?”

“我不知道。”

归一脸上依然带着轻松的微笑,“这样,我稍微给你讲解一下【我们】的划分。世界的生命划为三种,人,异种和物灵。异种非人,天生拥有特殊能力,分危险种和平和种。人又为三类,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像你过去二十一年人生一样平凡的,叫【无为者】,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则是【无常者】和【行者】。无常者稀少,但是能力强大,传闻他们每人掌握一种神的职能,行者则来自于灵种化生,能力觉醒时体内的灵种会分化出另一个生命,这个存在可以是任意东西,人型,风,火焰,猫,甚至刀,匕首等等都可以。我们负责监察【外壁】的同事发现你近日成为了行者一员,特意托梦给你。”

晴海确实是因为梦里有个人对她说必须这个时候来才来到的,在归一还没有点出这个事实之前,晴海全然不觉得这到底有多荒谬。

“梦也是能力?”

“这位行者外号梦行者,擅长梦中传递信息给别人,是我们当中负责传递信息的人。”

归一并没有解释晴海为什么会言听计从那位梦行者的命令,这让晴海心中产生不妙的猜想。事实上晴海在五天前只是以为自己太久没生病大病一场而已,直至病愈,她才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是为什么不一样呢?不一样的晴海看着面前的世界,觉得自己可能患了假病。

 

她看到了巨大的笼子。

 

闪烁着美丽的金色流光,栏与栏之间隔着模糊抽象的东西,无法用言语描述清楚,晴海觉得有点像气泡的那层膜。巨大的笼子直接罩住了肉眼可见的全部一切,庞大而恐怖,那层奇异的膜仿佛会呼吸一样波动,晴海错觉间仿佛听见这个怪物的呼吸声。

活了二十一年,突然有一天就发现自己和全世界活在一个金碧辉煌的笼子里,怎么能让人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问题了。

归一说,“每个人看见的世界的本相是不一样的,无需惊慌。”

“你看到的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

归一笑了笑,他的笑容很像突然出现的光,“我看到的东西不能说出来,同样你看到的也不能说出来,这是本相,也是我们重要的真名,每个人总要背负点不能说的东西不是吗?”

古里古怪。晴海心里下定义道。她有些厌烦面前人的故弄玄虚了,即使他长得很赏心悦目,也改变不了让晴海觉得自己无力反抗地掉落到怪圈里。

她不想成为特殊的人。

“你眼睛里看到的金色流光,是我们称之为星象力的存在,我们的灵种化生驱动也要消耗星象力,星象力会随我们的呼吸进入我们体内循环,具体的事,你其实可以等待在月白府入籍后去问专门的老师。”

“月白府?”

“无为者居住在外壁,我们居住在里壁,月白府是第一行者薇薇安的族人,千百年来负责里壁和外壁的秩序,如果你热爱都市传说,还能在其中发现我们一些似是而非的痕迹。”

晴海很奇怪的不感到恐惧。第一次接触到里世界,她甚至还很不耐烦。身体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对她说撕咬面前的人,不然的话……不然什么?

晴海意识里感觉到一股清凉,烦躁一下子消失了。

她没说话,归一就很了解一样说道,“新人的话,很容易失控,毕竟我们的力量从来不是什么温柔的东西。”

晴海沉默,她不喜欢刚刚的自己,而且她听到了,自己胸腔里传来的第二个心跳声,越来越明显,仿佛熔浆在流淌。

“我是你的引路人,不过只负责到你入籍前,这段时间负责入籍的人会来找你,不用担心,同类会认出同类,你有讨厌的人吗?”

“有几个。”

“你会想杀了他们吗?”

“……”

晴海看着归一的表情,归一没有笑,可是也看不出他的倾向。

她也意识到了,也许杀人这种事,在里世界不是很出奇的事。

“不,也不能这么说,”归一好像听到了晴海的心声,“我们默认【不得为杀戮而杀戮,不能为力量而倾倒忘记人心】,这是十条纲领中的一条,但是针对的是登记在册的人们,很多为了逃避,为了发泄私欲的人,他们会拒绝入籍。”

“可以拒绝?”

“暴力拒绝。”归一淡淡地说道。

“十条纲领又是什么?”

“其一,同为异常之人,应相互爱护,维护同类利益。其二,必须与无亲缘关系的无为者保持距离。其三,若与异种或者无为者通婚,五代以内要接受监督,封印力量。其四,维护无辜而弱小的无为者。其五,不得为杀戮而杀戮,不能为力量而倾倒忘记人心。其六,对死者怀有尊敬,禁止对死者的所有研究。其七,浮尘是神灵之地,持有敬畏之心。其八,禁止为拥有强大后代而凌驾于个人意愿之上的利益婚姻。其九,对十六岁以下少年少女进行力量胁迫,加害,发泄个人私欲,均关押在界海下面。其十,内部不得实行个人主义统治独裁,不得分裂。”

“这是法律?”

“可以这样理解。所以你要杀了他们吗?入籍之后就不能做了。”

晴海当然不想杀人。可是她有点拿不准少年的态度,归一看上去比她小一些,神情却让人捉摸不透,她叹口气,“我才不是这样的人。”

“可能吧。”归一模棱两可的说。

晴海觉得她要讨厌面前这个人了。

 

2

女孩走在街上。

她穿着黑色的卫衣和牛仔裤,脸上平静,肩上趴了一只硕大的橘猫。

“无为,有东西跟着你哦。”

那只橘猫懒洋洋地在女孩耳边开口。

女孩说,声音又轻又冷,像是某种撞击的玉石,“你去吧。”

橘猫笑了一下,敏捷地跳下去,周围人来人往好像都不关注女孩和猫的怪异。中间有个上班族看向了女孩,又在下一瞬间忘记了女孩的存在,毫不间断做回之前的事。

女孩可以听到物灵们嘻嘻哈哈的笑声,嘈杂而尖锐。

“长生长生,你现在是长生吗?”

“不是。我是无为。”

女孩淡漠地回道。

物灵们得到她的回答像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是无为!是我们的无为!”

“这些东西不是应该是万物的灵慧凝结而成吗?为什么你化个形就混乱了。”

解决了东西的橘猫很快又回到女孩肩上。

“因为灵慧而纯粹,因为纯粹而天真。”因为天真而残忍。后面半句无为没有和孩子说,物灵们能够听到心声,听到无为对它们的评价又尖声大笑起来,直接让橘猫炸了毛。

女孩是宿无为。一名就职于月白府的行者,灵种化生有百物,诛邪和周理三个形态,名字是存在的理,她不喜欢这种冷冰冰的理,所以又另外给她三个小家伙起名,分别是鸣,北斗和三笑。肩上的猫就是鸣,三笑今天陪北斗在家。她忙完引路人工作后还要买菜回家喂养孩子。

“无为,我想吃新出的麻辣小龙虾口味冰淇淋。”

“又想着奇怪的东西了。”

“我觉得三笑和北斗也会喜欢的!”

不,一家四口只有你无辣不欢。

无为扛不住鸣在她耳边叫嚷,只好改路去买了冰淇淋,只有一个是麻辣小龙虾,另外一个是香草一个是草莓。

“无为你不吃吗?”

“我不需要。”实际是钱包支撑不住。这个月无为除了一个引路人工作都没有接过别的了,没完成的工作又没钱,无为交完这个月房租就只能够日常开饭了。

回到家的时候果然被三笑冷嘲热讽浪费和心大了。

鸣可怜巴巴化成小奶猫喵喵叫,还是逃脱不掉被三笑拎着回房挨揍。无为表示爱莫能助。

眼睛上蒙着黑色布条,长相精致可爱的小男孩慢条细理地拿小汤勺挖草莓味的冰淇淋吃,他坐在地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无为开口,“白门有一段时间没给你任务了。”

白门是无为在的一个月白府长老建立的组织。

“是啊。”

如果只是无为一个人生活,倒是不用太过在意钱财,她生性淡薄,没有朋友也不对任何东西表示出热衷,过着独行侠苦行僧般的生活,但是看着化为人形是小孩子模样的灵种化生,忍不住就会想对他们好一些。

被人说过虚伪。

“白先生也没有给你布置任务了吗?之前不是还让你去见小公主了吗,没下文了?”

“被赶出来了。”

小公主是月白府下一任府主,风光无限,天之骄子。白门的门主白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独独很青睐在一众行者中也很弱的无为,几次向公主举荐无为成为她的【第一骑士】。无为第一次听说还有骑士这种存在把口里含的那口茶都差点喷出来。似乎是流传在大家族间默认的守护者,主生他生,主死他死。无为对着当时和蔼和她聊天的顶头上司,想问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了。然后和公主第一次见面,就被公主指着用我不喜欢路边石头一样口吻赶出来了。原话是,“这家伙让我很不舒服,让她滚。”无为立刻,马上,还带点微妙的小开心圆润地滚了。

“如果你是用男生的外表去见公主,说不定公主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北斗说。他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拥有了智慧,可是拥有智慧不代表他明白人类的心。他望着对面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主人,确实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不用最有效的方式去达成目的。而主人的男性外表连灵种化生都会被惊艳,不用说肉眼凡胎的人类女孩了。

“公主可不是肉眼凡胎。”负责掌管所有的理,和另外两位灵种化生心意相通的三笑道。外表是十一二岁金发碧眼的她怀里抱着奄奄一息化成黑猫的鸣走到无为旁边坐下,“她拥有现在记载里最古老的能力【深瞳】,一种可以洞察世间万物真名,知晓全部的理的被称为【神之子】的能力,我的能力和她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又是公主又是【神之子】,人类真的很喜欢起奇奇怪怪的称号。”北斗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放下小汤勺。

无为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争辩起来,只觉得他们非常可爱。她喜欢所有的“心”,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

鸣在三笑怀里坐不住了,跳下来变成穿着白色小裙子七八岁黑发黑瞳的小女孩,蹬蹬蹬地跑去冰箱拿她的冰淇淋。

“我还是不明白,无为为什么不变成男性的样子在外行走呢?人类即使是多丑陋的内在,都会对美抱有喜爱之心,这样子不是更容易做到很多事吗?”争论一段时间后,北斗又回到原点的问道。

“因为我是女孩吧,”无为有些无所谓的说,她举起手机晃了晃,“还有,我有工作了,广生补习社。”

无为回到房间变装。客厅里剩下北斗和三笑。

“你是真的想问这个问题吗?”三笑问北斗。

“什么问题?”

三笑露出某种冰冷意味的眼神,这与她刚刚表现出来懂事又有点小毒舌的可爱小女孩的表现完全不一样,“别装傻。”十一二岁的女孩身上隐约有了让人喘不过气的气势。

北斗很清楚这才是周理的本来面目,固执,冷酷,愚忠。他只要接下来答错问题,周理会毫不犹豫【处理】掉他。

可是北斗并不害怕。

“我只是单纯疑惑而已。”

“我们唯一的意义是为主人奉献一切,我希望你能明白,多余的好奇没有任何用。”

北斗沉默了一会后道,“物灵们称变化后的无为为‘长生’,那个月白府顶尖金字塔上的人。”

他说完这句话,无为就打开了房间门。

周理脸上的表情又迅速变成三笑才会的嫌恶脸,“都毕业多少年了,又装回女子高中生。”

“没办法啊,工作需要,他们给的假身份就是学生。”无为一边说一边向她们走来,北斗保持着沉默,直到被无为揉了揉头发,“怎么啦?”虽然还是平静的脸,语气却很温柔,“你和三笑吵架了?”

“没有。”

“那就好。”

又是这样。

北斗想到。

明明物灵应该把客厅的事情告诉无为了,可是这个女孩,只要你没有和她挑明白,她永远用仿佛不知情的态度对待你。

为什么呢?

明明被这个世界【宠爱】着,却好像永远不在乎别人怎么对待她。

奇怪的人。

他也许要想一下一会无为离开后怎么躲避周理的【惩戒】了。


评论

© 森川星野 | Powered by LOFTER